李三虎 发挥优势补齐短板实现“老城市新活力”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将香港、澳门、广州和深圳定位为大湾区的四大中心城市,在这四个中心城市中,广州是历史最为悠久的“老城市”。做好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这篇大文章是国家战略,实现“老城市新活力”则是国家战略为广州发展出的新题目。

  只要坚持活力为王,新城市是好的,老城市更好

  所谓“老城市”,就是一种文明单元的历史积淀。广州有着千年商都的文化底蕴,与粤港澳大湾区中的香港、深圳相比是“老城市”。广州早在1757年就成为全国最大贸易港口,1978年之后则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坚持活力为王,老城市不会老,而且会更好。看待广州“老城市”地位,需要将它置于不同层级城市体系中加以认识。

  在世界城市体系中,广州已经跻身世界一线城市。世界城市等级体系以“全球城市”为顶端,“全球城市”与“世界城市”都是按照国际经济服务(跨国公司总部容纳)、文化多样性等加以排名。中国的北上广深已经上升为全球城市。在全国城市体系中,广州已经成为国家中心城市。国家中心城市是以其区域引领作用加以确定的。按照国家2018年发布的《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为中心引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中,广州被定位为国际大都市,与香港作为“国际大都会”、深圳作为“现代化国际化城市”一起,都被冠以“国际(化)”的修辞,意在从“全球城市”角度提升各自国际影响力。

  朝着国际大都市目标奋进,老城市要始终保持活力

  国际大都市是一种城市赋能,广州这座“老城市”要紧紧抓住这种赋能带来的成长性机遇,始终保持活力。为此要将自身置于粤港澳大都市带,深刻认识自身的比较优势和短板。

  广州的优势在交通枢纽。广州在航空、航运方面不弱于湾区的其他中心城市,特别是其全国四通八达的高铁、高速公路网络枢纽,在大湾区内更具优势。广州要充分发挥综合性交通枢纽功能地位,在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方面与香港合作,进行金融业务错位发展、协同发展,重点发展金融新业态、创新型交易所等。

  广州的优势在高等教育。《规划纲要》中的“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作为对广州的一个新表述,特别表现为高等教育方面。广州除已有的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着名高校外,据悉香港、澳门以及北京的着名大学也将在广州设立分校、研究院、分院或基地。在科技创新产学研合作方面,广州与深圳都可以发挥各自优势,取长补短。

  广州的优势更在综合性上。就打造人文湾区来说,广州作为岭南文化中心打造对外文化交流门户当仁不让,在促进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融合发展中有着文化传承的千年根基。就区域极点带动来说,有多年的广佛同城化基础。就轴带支撑来说,广州处于珠三角之顶,不仅可以通过虎门一桥和虎门二桥谋求珠江东西两岸协同,还可以发挥广州横跨珠江东西两岸的区位优势,推动东岸与东莞(深圳、香港)以及西岸与佛山(中山、珠海、澳门)之间的城市融合发展,使粤港澳大湾区真正成为世界一流的“国际大都市带”。

  让老城市成为“活力之城”,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

  城市活力是一种被激发的城市精神气质,激发这种精神气质就意味着让城市本身成为经济社会发展、企业成长、科技创新的推动力。实现“老城市新活力”,广州要充分发挥“文化门户+交通枢纽”优势,补齐“金融+科技创新”短板,提升“营商环境+核心竞争力”,推动发展动力转换。

  (1)注重文化延续和空间连接,倾力建设超级“门户—枢纽”城市。接续广州千年商都文明,把广州打造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超级“门户—枢纽”城市。为了满足人们的美好生活、创意生活需要,通过城市“新陈代谢”,使骑楼、西关大屋等传统建筑、博物馆、创意街区、老字号、公园等成为城市活力的“贡献者”。要通过空间连接支持城市活力,要以陆上交通网络为基础,落实推进“海上丝路”“陆上丝路”“空中丝路”“网络丝路”计划,实现与全世界“零距离”互联互通,驱动全球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以此为枢纽集聚扩散,能够连接国内外一切节点,实现全球通达。

  (2)聚焦区域金融中心建设,实现科技创新驱动发展。坚持科技创新驱动,调整经济结构,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科技创新驱动不能离开金融发展,要形成“金融—科技创新”的正向循环。这是全球发展的趋势,也是世界一线城市发展的经验所在。广州要把“金融+科技创新”产业引领作为构筑“未来之城”“明日之城”的重要产业方向。要坚持建设区域金融中心的定力,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

  (3)打造最优营商环境,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为契机,着力营造现代化国际化营商环境,使广州成为全球“机遇之城”。为了突破公共部门的“孤岛效应”,要建立“城市活力场景”制度,注重构建“三大城市活力场景”:一是构建“招商引资场景”,定期公布包括产业项目、城市需求等在内的“城市机会清单”,广开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新产品、新服务等入口,让广州成为适宜企业成长发展的城市;二是构建“投资贸易监管国际标准对接场景”,遵循国际最高标准服务实体经济发展,释放广州便利化最大潜力,让广州成为适宜投资的城市;三是构建“国际人才管理场景”,大气魄推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制度,让广州成为适宜创新创业的城市。

  来源:南方日报 2019.05.06 作者李三虎系中共广州市委党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9-05/06/content_7797580.htm 


 

2019-05-06